冬青和来生

德哈/犬狼

【德哈德】守护进行时


昨天写的上半部分,今天写完了。

新人写文

极度ooc

欢迎提意见

设定是战后。

其实像德哈德无差

“阿瓦达索命。”
德拉科的嘴唇翕动着,无声无息的念着恶咒。他的手包裹着另一个少年的手,双眼无神的望向少年紧闭的双眼和颤动的睫毛,另一只手留念般揉乱了他本就凌乱的软发。他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感受自己身体的停滞与疲惫。最后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睛,蓝空一般的眸子被云雨覆盖。他果决又小心翼翼的望向了那个少年手里紧握着,指着自己的魔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利举着魔杖指着伏地魔喊出了战争的最后一个咒语,伏地魔的身子缓缓倒下,在顷刻间化成了尘埃。登时霍格沃茨里的欢呼声此起彼伏,好像人们刚刚经历的不是战争而是一场派对。本该落地无声,地面却忽然震动着发出一声沉闷的喊叫。哈利回头一看,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德拉科倒下了,不偏不倚,就倒在哈利背后。当他睁开眼睛时,周围不是尘土飞扬的战场,而是人声鼎沸的圣芒戈。圣芒戈的人前所未有的多。因为啥,因为战争啊。他环视了整个病房,发现每张床都躺了人。他动动身子,想要下床走走。但是他感觉自己右边的被子被什么东西压住了。他定了定,看到了趴在自己床边熟睡的人——是哈利波特?!德拉科皱了皱眉,怎么回事?明明是看着哈利波特打爆了伏地魔他才晕的。怎么也到圣芒戈来了?还趴在我床边,不会是……?

一片绿色晃了晃德拉科的眼睛,把他从他的脑内世界拉回了现实。他眯了眯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的事物,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利告别了众人,把倒在身后的德拉科送到了圣芒戈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了。等治疗师帮德拉科检查完,已经是深夜了。检查结果摆在哈利眼前,这上面直观的告诉哈利一个事实——德拉科没病。如果没病,为什么会在他击倒伏地魔的下一秒在战场上昏过去?这也许涉及到黑魔法,既然检查不出来,就必定是鲜为人知的。哈利坐在德拉科床边的椅子上,想着想着就趴在床上睡着了。

他是被什么东西的视线盯醒的,这样说好像有点诡异。哈利睁开了眼睛,看东西就好像打了马赛克一样。等等,他的眼镜呢??他开始方了,用他的爪子在那个病床上摸来摸去,找他的眼镜。他那双绿眸因为焦急和视力问题失了焦。忽然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恶作剧一般捏了一下,床上的人发出了一声喘息,又急又娇。等他戴上他的眼镜时,他看清了德拉科发红的双颊好,因为刚醒所以带点水汽的双眼和游离的眼神。然后他想起来昨天就趴在德拉科床边睡着了,还慌乱的找眼镜。他的脸颊也开始烧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德拉科看着眼前哈利失神的双眸,陷入了沉默。他感觉到哈利的手不太老实。他刚准备换个姿势,避免尴尬。没想到哈利速度比他想象的快的多,摸到了不该摸的。德拉科感觉他的脸在被人刷成红色。艳红艳红的那种。没想到这个祖宗还挺皮,给捏了两下子。德拉科情不自禁叫了出来,接着赶紧捂上嘴。天啊,刚刚那个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吗????好羞耻啊……德拉科的脸又被人刷了一层红色。等哈利戴上眼镜后,哈利的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。德拉科以梅林的裤子发誓,他绝对不知道哈利在想什么。

“咳…这是你的检查结果。你自己看一下,反正我是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劲。”哈利轻咳一声,打破了尴尬的气氛。德拉科刚要接检查单,没忍住咳了出来,他用纸巾捂着嘴,又咳了几声。拿开纸巾发现上面有血。德拉科心情十分复杂。一是因为在又爱又恨的哈利面前失了仪态,二是因为,这个病情是在快进吗,人家麻瓜狗血电视剧都是要病情晚期很严重才会咳血。德拉科心里难受。但是德拉科不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利看着德拉科咳血,他又开始想事情的起因和过程。他想着干脆问问算了。

“德拉…马尔福,你为什么会晕?晕的过程你还记得?有没有身体哪里不对劲?怎么咳血?”或者是你脑子里也有个伏地魔?

“没想到疤头你这么关心我啊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。”还喊我名字嘻嘻。德拉科又捂着嘴咳嗽,又咳血,不光咳血,他还嘻嘻嘻。不等哈利皱眉他赶紧接着说:“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晕,可能是因为黑魔法?过程就,忽然脑子发晕,晃了晃。然后,啪,倒地上了。咳血啊…刚刚你看着我咳血那是第一次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德拉科的语气开始变得严肃,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脚动不了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利疑惑的顺着德拉科的视线往他脚的方向看去,他欲将被子掀开,对上德拉科的视线,德拉科没有拒绝。哈利开始掀被子。

……

等德拉科的床被一堆治疗师包围而他被挤到外面时,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德拉科的脚石化了。
哈利:? 这是什么戏法?我可能活在梦里。

哈利恢复理智,叫了治疗师来看。没想到一来来一堆,就成了这种情况。

等治疗师走后,哈利凑到德拉科床边去,再次将视线落在他的脚上时,哈利发现石化的部分已经到小腿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德拉科心里苦,但是德拉科不说。不对,德拉科要说。治疗师们虽然走了,但是治疗师们的话萦绕在德拉科脑子里,挥之不去。
“这个症状我从来没有见过。”“哈哈一看就知道你没什么经验,这是黑魔法残余造成的石化症。”“对,就是那个《黑魔法病症5000种》里面的,这本书虽然不太实用,也只出版了几百本而已。叫你们看你们不看。”“看了你能治吗?”“至少我知道这个石化症啊,因为经常接触拥有强大魔法并且精通黑魔法的人,或者直接接触黑魔法所造成的石化,治疗方法还有待研究。”“治不好吗?那怎么办”“无能为力了。”

哦,治不好。德拉科感到生活一片黑暗。
等哈利过来之后,德拉科盯着哈利发呆。

“波特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知道你讨厌我,但是你能不能…”
“不,我不讨厌你。从来都不。”哈利打断了德拉科的话,对上德拉科微露惊讶的眼神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德拉科说的极小声,悄悄抬眼,看到哈利明媚的笑容,心情明快了一点,但是沉重仍然存在。

“嗯…我是问,你能不能帮我个忙。”德拉科真挚的对哈利说。本来拐八十个弯也不会找哈利帮忙。但是布雷斯带着潘西跑了,战前布雷斯就说过,最后一战完了他一定要带潘西去法国好好晒晒太阳。他也不会找他的母亲和父亲。而且他的脚动不了,又没有办法跟别人联系。眼下能开口的只有哈利了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哈利把他送到圣芒戈来。

哈利点了点头。然后看着他的腿已经石化到膝盖,哈利咬了咬嘴唇,开口:“我会帮你查资料。用我最快的速度。”

德拉科笑了,他摇了摇头:“我是想,如果你不讨厌我,我也得为我的病做点贡献。我们一起查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整整一周,哈利和德拉科都在查资料。按德拉科一周前那个石化速度,他现在早就成雕塑了,但是这个石化症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他只将德拉科的下半身石化,便停止了。

德拉科:?我xing生活很保守好不好,石化一半啥意思??昭告所有人我没有xing功能吗?

德拉科心里有苦,德拉科吼的很大声。

所幸他还能查资料。

“资料资料资料,翻来覆去有用的就一张纸,还是那个只有介绍的《黑魔法病症5000种》撕下来的”德拉科愤怒的将手底下的一沓资料往桌上一扔,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在翻一本大部头的哈利。“我说,马尔福,这么烦躁干脆不查了,一走了之喽。”哈利才舍不得呢。“好,死就死,反正我已经这样了,跟死人有什么区别。”德拉科说着站起来就要走,可是他发现他站不起来。便只能转过头看向窗外,不去看哈利。
哈利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马上接了话:“别别别,你还有上半身能动啊。对,你的灵魂至少还鲜活呢。”“哼哼。”

德拉科心里有苦,所以德拉科哼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半年过去了,德拉科咳得血越来越多,脸色越来越苍白。还没法治,因为对不了症。
哈利解决了德拉科及他家庭在战争里出的问题,为他们作了证之后去魔法部奥罗司报了到。只要不出任务,哈利就在德拉科的床前坐着。

“喂,你干嘛老来陪我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?”哈利正在咽一口水,被德拉科装作不经意的问话呛到了。
“我开个玩笑你那么激动干什么,不会是真的吧?”德拉科穷追不舍。
“嗯。”
“什么?嗯是什么意思?”
“想法。”梅林的袜子!轮到德拉科惊讶了。
“你是说你真对我有想法?”德拉科忽然转过头,看着哈利的眼睛,神色难以捉摸。
“嗯。”哈利躲闪的目光无处安放,但是回答却意外坚定。
半晌,德拉科都没有一点动静。哈利以为德拉科绝不会与他交好,每天来探望德拉科只是哈利自愿,其实哈利从不奢求什么。但是现在结果摆在他眼前,他还是挺不甘心的。

哈利小心翼翼的抬眸望向德拉科,发现他没动静是因为,他又昏过去了。
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德拉科睁开眼睛,第一反应是寻找哈利的身影。他坐起来,试图回忆自己昏迷的感受和经过。但是他的脑子里现在只剩下昏迷前哈利对他说的“嗯。”嗯????

德拉科有苦,不是,德拉科开心到昏过去,但是德拉科不说。

他再一次低头,又看见了趴在床边睡着的哈利。他的手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,揉了揉哈利的毛。然后哈利醒了。两个人面面相觑,然后同时低下头玩手指,又同时刷红了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利又把德拉科扔给了治疗师检查,反正他帮不上忙,还不如去查查资料。

他坐在堆成山的羊皮纸和书里,看着手里的两张纸发呆。

第一张是《黑魔法病症5000种》里撕下来的那页。第二张是…哈利刚刚从这本书的最后一页里发现的。它就夹在书里,无声无息,却足以另哈利晕厥。

“…一旦患上石化症,整个人便会在八个月内石化,但是意识依旧存在,至今无人能解释。可以选择以意识存在的方法存活于世,除此之外便仅剩死亡这一条出路…”

哈利知道,德拉科不愿意如此这般苟活于世,他知道德拉科的选择,他也知道德拉科会这么做。但是,他绝不会欺骗德拉科,他会如实告诉德拉科。

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将这两张纸折叠揣进口袋,同魔杖放在一起。然后从书堆里站起身来,决绝的跨出去,眼里的哀伤化为坚毅和期盼。他缓缓走向了德拉科所在的病房。他将口袋里的魔杖抽了出来,攥在手里,像是怕被抢走玩具的孩子。他带着一份决心,和一份视死如归,如往常一般趴在床边,闭上眼睛。

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摸他头,他忽的睁开眼戴上眼镜,看到德拉科还悬在半空的手和他微惊的神色,哈利飞速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指。

过了好一会,德拉科突然小声说了些什么。
“……反正你也不知道。”
“我不知道什么,马尔福?”
“我说,我恨你很久了,反正你也不知道。”
德拉科看到哈利眼里因失望而暗淡的眸,但总感觉眼底有他读不懂的情感。他感觉心被揪了起来。
“喂,我说,你不是对我有想法吗,怎么还叫马尔福?”德拉科轻瞟了一眼哈利,发现他的眼睛忽然明亮了起来。
“那…Dra…Draco?”
“对,就这样。”德拉科忽然靠近哈利,两个人的唇凑在了一起。
“……你不是恨我吗?那还亲我干什么??”后知后觉的哈利真实认识到德拉科的傲娇,所以故意问他。
“嗯?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德拉科挑了挑眉,又往哈利的方向靠,刚准备再来一次,德拉科忽然开始剧烈咳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血迹斑斑的纸巾被揉成团躺在冰凉的地板上。德拉科因为病情太过严重转移到单独的病房里,此时房间里安静至极。

哈利闭着眼睛躺在折叠床上,魔杖还攥在他的手里。德拉科躺在病床上,不解的望着哈利手里的魔杖。又把目光转到了那个纸团。他没有告诉哈利,刚才咳完血以后,他又开始石化了。他已经石化到了腹部,但这次丝毫没有要停止的迹象。德拉科知道自己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成为雕塑,但是他不愿意接受。或者说,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摆在他面前,他绝不会接受。

德拉科倔强着。这倔强在德拉科不经意拾起哈利口袋里的两张纸时被击得粉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。只剩死亡这一条出路。出路这个词用的妙啊,妙极。德拉科无声默视着羊皮纸上的文字,恍然自嘲般的笑了。他从无声咧开嘴慢慢变成癫狂的大笑,百味杂陈。但是哈利依然没有睁开眼睛。

德拉科看着哈利微微颤抖的睫毛,他早就看出来他在装睡。一开始他不解,现在他懂了。但他依然装作不知道。

你不想我死吗。他在心里问哈利。
你不想我死啊。他重复了一遍。
那你就阻止我啊。

你阻止我啊。

“阻止啊!”德拉科吼了出来。这些日子他受够了。受够了这种没有尊严的要人照顾的日子。受够了治疗师同情又厌恶的眼神。

他是个前食死徒。他是个病人。他是一个患了不治之症的病人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德拉科又笑了起来。他忽的止住了声音,抚上哈利紧攥着魔杖的那只手,控制着将魔杖往自己这边掰。

哈利此时不再装睡,但眼睛依然紧闭。他与德拉科争抢着魔杖。德拉科虽然是个病人,但是力气大的出奇。哈利紧咬着嘴唇,尽力争抢。

“松手吧,my sweet”德拉科似乎对哈利用尽了温柔,哈利愣了一下,手松了一些。德拉科趁机将魔杖对着自己,念出了那个咒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将我埋在你心里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……

今天是个平常的日子。没有下雨,太阳很大,在树荫底下很凉快,是个出游的好日子。

哈利面无表情,就如同日常上下班一样,如果没看见哈利背着的人,或是说,尸体。他回到了数月不见的霍格沃茨。

哈利来到了一棵树底下,没有半秒停留,他开始挖土,用他的手。

坑已足够深。哈利想,他肯定不愿意被灰不溜秋的埋在泥土里。所以他这才拿出魔杖,将土坑修饰了一番,足像一间拥挤但豪华的小房间,有复古壁画和豪华单人床的那种。

他将躺在一旁的人轻轻放进去,用手护着他的头,温柔的注视着他的眉眼。

然后哈利将地面还原。就地而坐,靠着树干。

他想象着德拉科为了嘲讽他的那几秒而爬了半个小时树的样子。没错,这就是那棵树。他随手捡起一根树枝,在德拉科沉睡的地方勾勒出德拉科的笑颜。

风吹过他的黑发,似有无形的手轻抚他的脸颊。他就在这里,守护着他的心。

——fin——

以下内容可接结局,可无视。


哈利醒了,他知道自己在哪,为什么而停留,但是现在他更想快点回家。

他走出霍格沃茨的范围,立马幻影移形到自己买的小公寓。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门。

“哼,慢死了,怎么才来?”

哈利抬眼,看到了一个画像,和画像里的人。

他没有接画中人的话,而是快步走了过去,停在画像前。然后闭上眼,缓缓亲上画中人的唇。

“你是不是恋画癖?之前为什么不主动点”
画像里的人问道。

“没有关系啊,德拉科。”
“全世界只有我拥有你的画像,也只有我知道你葬在哪里。”
“往后的所有日子里,你只属于我一个人。”

德拉科沉默了。好久以后,德拉科笑了,发自内心的。

“你错了。从我三岁开始听你的故事时,我的心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欢迎提意见,这是我的第一篇hp同人文,原本是写德哈,写完发现更像无差。人物性格塑造的比较失败。有很多不好的地方,感谢阅读和支持(´∀`)♡

【德哈】哈利波特奇事(记梗)


班杰明巴顿奇事au
逆生长哈x普通人德
年下
内含犬狼
年龄只是看电影时目测的,因为没有翻原著。

本来想些逆生长德,但是德拉科的蓝眼睛更贴合电影里的凯特的蓝眼睛哈哈哈哈,然后哈利的救世主命运就跟班杰明巴顿一样,很特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利出生在二战结束那天夜晚,是一个举世欢庆的好日子。但是哈利是个奇怪的孩子因为他全身有很多很深的皱纹,被收养后经过医生检查他还有很多老年人才会得的疾病。他被亲生父亲抛弃,放在一家养老院的台阶上。而母亲死在生产他的那个晚上。养老院的主人是莱姆斯卢平,他的爱人是小天狼星布莱克。莱姆斯是个男人无法生育,一直想拥有一个孩子,见哈利可怜便和小天狼星一起将他收养。

日子过得很快,哈利五岁了,但他跟个老人没有区别,他坐在轮椅上,双脚五法活动。更何况在养老院里,他都几乎认为自己是个老人。

哈利十四岁时,身子骨稍微健壮了一些,能拄拐杖站起来走路了。他与一位老人聊天时,远处老人的孙子忽然喊老人,接着,那个孩子转了个圈,活像个芭蕾舞者。老人拍手鼓励,接着将他喊到哈利跟前来,给哈利介绍道,这是德拉科马尔福。接着哈利跟马尔福握了手。哈利在日记里写,他永远忘不了德拉科的那双蓝眼睛。(整部电影都是通过哈利写日记作线索的,哈利几乎将他的一生都记在了日记里)


会填上的!

8.15开学了,我会尽量填完